Meyer:最大的一個是靈活性。如果你看看辦公室,如果你真的想到人們談論的關于內容,它改變了人們來辦公室的方式。問題是,我們是否需要和以前一樣多的辦公空間?答案是肯定的,我認為我們確實需要相同數量的辦公空間,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這種靈活性。建筑需要與眾不同,我們需要看看我們如何重新分配空間。對于最終用戶來說,這占用了辦公樓的一部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實際上是在你辦公室里的個性中工作。您如何為他們創建專用或彈性空間?

我認為這可以追溯到城市設計和場所營造。建筑物所在的環境及其周圍環境非常重要。那棟建筑需要看起來像是周圍環境的一部分。所以我們真正感興趣的一件事是你如何看待那棟建筑并讓它成為環境的一部分?奧斯汀的 Seaholm 發電廠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是對位于市中心河上的發電廠之一的歷史性改造。圍繞舊發電廠創建了一個混合用途開發項目。但如果你看一下它的適應方式,一切都來自那個發電廠。從設計的角度來看,建筑特色和周圍的戶外空間的靈感。

景觀設計中是否有我們應該更加注意的創新?

Meyer:我不會說它們是新的,但我認為我們一直試圖整合的最大的一個是水的使用和再利用——如果你純粹從辦公樓的角度來看的話大量的能源消耗,從景觀建筑的角度來看,我們能做的任何事情都很棒。這是我們看到的最大的一個,我們可以在哪里實現用水量凈零以及我們如何做到這一點。我們可以在不使用城市水的情況下創造景觀并從建筑物中取水嗎?

這是我們作為一家公司非常關注的事情之一,而且我們在辦公室里還沒有看到這么多。我們的一些醫院和醫療保健工作肯定關注了這一點,其中一個項目是奧斯汀的戴爾兒童醫療中心。實際上,我們減少了現場冷卻器中的所有水,這些水被建筑物使用并在景觀中重復使用。

我們剛剛開始關注的另一件事是我們從哪里獲得所有材料。作為設計師,我們多次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獲得可能來自 500 到 1,000 英里之外的物品,甚至可能來自海外。這會產生大量的碳。作為設計師,我們需要做得更好的一件事是從我們建筑景觀中使用的材料的角度真正了解我們所做工作的影響。因此,我們真正專注于采購當地材料,以減少對整體環境的影響。